电视剧《谎言真探》16集电视剧解说文案

注意:内容为剧情虚构,请勿模仿,请勿对号入座!尊重作者劳动成果,尊重版权!

部分文案试读:

接下来的短短几天时间,苗卫民几乎走遍大半个滨城,先是亲自上门拜访王家,紧接又去苗秀丽所在家政公司,无非是想了解女儿生前过得如何,看看女儿住过的地方。奈何这些人的想法过于复杂,总会以各种恶意揣测苗卫民的动机,甚至妄图用几张红票子将他打发走,彻底伤透了这位老父亲的心。

陈虎将丹迪交给凌然,再次去找王宗旺套话,当场揭穿他的虚伪“面具”。尽管王宗旺不得已承认有过一次犯罪行为,可他坚持否认曾在案发当天和苗秀丽发生争吵,甚至强调自己为防噪音,专门将房子重装隔音墙,没想到这前后两次供述竟是自相矛盾。

 

审讯室内,丹迪如实交代关于周思瑶情况,因为她现实生活是坐拥大批粉丝的网红,名气有所提升,自然是身价不同,一个月就接几单大客户,常以花名麦琪为称。周思瑶和丹迪合作两年,期间从不间断接客,直到前段时间,突然单方面宣布要去国外旅游。

 

自从发生这起事件之后,王广开始惦记上老爹的财产,怂恿他把房产证和存折交给自己。王宗旺知道王广已经钻进钱眼里,根本不重视亲情,所以没有立马答应提议,父女俩因此大吵一架,最终闹得不欢而散。

 

正因王宗旺见识到女儿解决,于是再三考虑之下,主动给苗卫民打电话,约在餐厅见面。陈虎尾随其后,坐在不远处监听,结果发现王宗旺竟然拿出他与苗秀丽的亲密合影,以此证明两人之间的关系。苗卫民深感震惊,从未料到会是这种局面,尤其得知苗秀丽为王宗旺怀孕生子,甚至将儿子寄养在乡下,气得他起身就走,根本不再理会王宗旺想要接回亲生骨肉的想法。

 

临近放学时,陈虎继续扮作小猪佩奇,拿着精致点心守在学校们。由于陈虎和妻子早已离婚,这些年里,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女儿,奈何当初女儿年纪太小,根本不记得亲生父亲的长相,再加上离婚约定孩子交由妻子抚养,所以陈虎始终没办法与其相认。如今妻子再婚,看到一家三口相处和睦,陈虎颇感失落。

 

凌然按照地址来到周思瑶生前住所,并且通过室友了解周思瑶平时看似光鲜亮丽,其实极其抠门,根本不舍的花钱买奢侈品,全靠有钱男人的打赏。尤其周思瑶不喜欢公开恋情,基本没人知道她的男友身份,唯一可以确认的线索,便是那辆红色法拉利。

 

王家委托律师去见苗卫民,故作恩赐地拿出一万块钱当作抚恤金,直接撇清关系。苗卫民捧着苗秀丽的骨灰坛,内心悲痛万分。陈虎看到老人无助地走出殡仪馆,忍不住上前关心,但苗卫民一言不发,转身离开,紧接找到几位同宿舍女工,向她们打听情况,结果得知苗秀丽和雇主女儿发生过冲突,甚至被对方当众扇耳光。

 

经过多日来的寻访调查,凌然已彻底掌握完整证据链,坐实朱世豪跟周思瑶有过情感纠纷,存在爱而不得的杀人动机。凌然派秦心怡对朱世豪进行测谎审讯,怎料秦心怡经验欠缺,心态不够强大的她完全败下阵来。

 

尽管朱世豪善于揣测小女生的心思,但他完全不是凌然的对手,刚开始还在自鸣得意,可当看见凌然频繁亮出周思瑶的尸检照片,嘴角笑意瞬收,整个人处于紧绷状态。凌然见状乘胜追击,不断解析他是如何物化女性,妄图用钱买断一切,自以为了解女人,奈何结果恰恰相反。

 

也许是凌然一语中的,亦或朱世豪为自己感到不平,于是主动交代了来龙去脉,包括他与周思瑶结识交往的经过。从小到大,朱世豪根本不知何为钱愁,每天混在醉生梦死的圈子里,见惯了那些阿谀谄媚的嘴脸,逐渐有些厌倦,直至遇见周思瑶,逐渐被她的魅力所吸引。

 

起初朱世豪抱着游戏心态,无非是几天新鲜感,可到后来竟深陷其中,无法自拔,满脑子都是周思瑶的身影,甚至会满足她的所有愿望。正当朱世豪准备认真投入在这段感情时,意外发现周思瑶除了要钱以外,根本没有把他放在心上,每天混在各种男人堆里。

 

随着日积月累,朱世豪内心怒火越燃越旺,几近将他吞噬。尤其狐朋狗友之间公然讨论周思瑶的援交女身份,最终令朱世豪失去理智,当晚对周思瑶狠下杀手,并让赵宏四驾车离开,出城躲避一段时间。

 

陈虎走访多家医院产科,总算查出苗秀丽曾在王广的陪同下,亲自到医院进行孕检。当天值班医生对这两人印象深刻,因为王广发现苗秀丽怀孕后,不顾公开场合对她大声呵斥,甚至逼迫她打掉孩子。

 

苗卫民处理完女儿的丧事,打算在临走之前退还王宗旺的一万块钱,不料保安受王广指使,愣是将他拒之门外。王广得知王宗旺擅作主张卖房,急忙赶回家质问,可见父亲似乎是下定决心,索性跑去大骂苗卫民,并且对已故之人百般羞辱。

 

原本苗卫民还沉浸在失去女儿的悲痛之中,当他听到王广的出言不逊,一时间怒火中烧,于是举起木棒追去。只可惜老人眼花无力,根本不是王广的对手,越来越多的围观者不明真相,对苗卫民指指点点,偶有嘲笑传出,令王广更加肆无忌惮地谩骂。

 

昏迷多日的赵宏四,再次被送往抢救室,待大门打开之时,却成为一具冰凉的尸体,最终医生抢救无效而亡。杨莉将赵宏四之前买的戒指戴在无名指上,再也控制不住情绪,抱着赵宏四的尸体嚎啕大哭。

 

肇事逃逸案且告一段落,凌然等人专心处理保姆坠楼事件,分别对王宗旺父女俩实施测谎技术取证。刚开始两人供词一致,到最后心理防线被凌然突破,于是互相推脱责任,还原了苗秀丽坠楼的真相。

 

案发当天,王广再次来到父亲家,并与苗秀丽发生激烈争吵。苗秀丽认为自己怀有身孕,提出要跟王宗旺结婚,甚至以死相逼,没想到竟意外踩空,一边拼命抓着窗沿,一边大声呼救。

 

为除掉苗秀丽这颗眼中钉,王广制止父亲过去搭救,眼睁睁看着苗秀丽坠楼身亡。后来王宗旺怕女儿受到牵连,干脆故意弄坏卫生间门锁,编造假供词掩盖苗秀丽真实死因。陈虎看到王宗旺的愧疚忏悔,更加为之愤慨,他一脚踢开凳子,独自来到院子里。

工人路过附近集装箱时,忽然闻到恶臭频频传来,于是难耐好奇之心,推门查看,结果竟在床上发现一具女尸。根据法医武倩的初步检验,可以断定女尸死亡时间长达四个月之久,除了现场挤满灰尘的生活用品以外,还有散落在角落里的几盒保健品,陈虎能够找到的唯一线索,便是那枚廉价老旧的蝴蝶发卡。

 

由于尚未找到可以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,所以重案组顺着保健品追查到直销窝点,并莫晓杰和耿宁假扮客户暗访。二楼大厅挤满年纪较大的男男女女,偶尔有几个小年轻,成为“奥珠德康”保健品的代言人。

 

耿宁受邀上台讲述励志感人故事,莫晓杰则在台下浏览照片墙,无意间看到有个年轻女孩戴着死者相同的发卡。趁着自由活动时间,两人向别人打听女孩的身份,很快通过照片识别,找出关于江雅丽的真实资料,无论是从她的发卡、保健品,以及生活经济状况完全与死者吻合。

 

表面顶着公司顾问头衔的马锐成,其实就是一名专门给人搓澡的师傅,陈虎将他带回警局了解情况,没想到他却试图给其他警员们洗脑,妄想发展下线。陈虎不堪其扰,干脆交给凌然处理,最终在凌然的审讯下,马锐成如实交代他所知信息。

 

江雅丽是个穷苦孩子,父母过早相继去世,直到哥哥跑去外地打工,她才不远千里来滨城找活生存,恰巧看到马锐成发布在网上的招聘启事。尽管江雅丽没有闲钱缴纳会费,但是这个女孩非常真诚且有礼貌,所以马锐成于心不忍,干脆给她找份送外卖的活计。

 

事实证明,马锐成没有看错人,自从江雅丽干了外卖之后,每个月都有额外收入,定期送给马锐成一笔钱。马锐成见她是个懂得感恩的人,于是答应先让她入会,至于剩下的会费可以慢慢还。

 

然而当天江雅丽已跟马锐成约定好,同时将身份证抵押作担保,怎料没过多久,人却消失不见。马锐成以为江雅丽是突然反悔,根本没有料想到她会出事,也就没再放在心上,若非警察找来,恐怕这还是一桩谜团。

 

待马锐成讲述完,凌然故意用集装箱套话,见他面露疑惑神色,再加上测谎仪器无任何不妥,便排除他的嫌疑。陈虎和凌然来到江雅丽打工的地方,不仅打印了她之前的送单记录,并且询问同宿舍的王娟,从她口中得知江雅丽被高利贷追债,曾亲眼目睹一伙人上门对其殴打,抢钱离开。

 

刚开始大家对此事有些忌惮,不敢接触江雅丽,也就王娟动了恻隐,偶尔跟她聊上几句。按照江雅丽的说法,无非就是有人骗走她的身份证拿去借款,所以才会欠下一万块的高利贷。自从出现那件事,江雅丽的状态明显有些不好,她怕连累到别人,于是从宿舍搬走,再也没有露面。

 

凌然认为马锐成只是个小人物,真正的问题在于集装箱,所以她仔细翻查送单记录,留意到江雅丽经常会给一处地址送外卖。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,江雅丽陆续送达三十七次,订餐频率如此之高,令她和陈虎不禁感到疑惑,毕竟这个地方正是发现江雅丽尸体的集装箱。

订外卖的电话早在半年前便已彻底注销,根本无法追查机主身份,反倒是秦心怡发现有人曾用这个号码在购置床上用品,收件人正是机主梁辉的前妻。凌然好奇夫妻俩分开的理由,但是妻子周薇却表示丈夫无法生育,所以才会协议离婚,至于梁辉与谁有密切交往,她对此概不知情。

 

重案组翻出有关梁辉的背景资料,基本可以确定此人年纪大概四十左右,之前是宏光灯具厂的员工,后来因为挪用公款,所以被判入狱半年,直到一个月前刚出狱,目前没有固定住所。耿宁挨个走访梁辉的朋友以及亲属,了解到他暂时住在一家商务酒店,可当陈虎等人赶去时,发现对方早已昏倒在房间里,幸好送往医院及时,脱离生命危险。

 

监护室门外,周薇懊悔不已,主动承认自己隐瞒许多事情,包括她已知梁辉与江雅丽的关系,所以当梁辉得知江雅丽遇害,所以才会想要服药自杀。此时梁辉恢复苏醒,全程一言不发,像个活死人般,目光空洞呆滞。

 

凌然拎来一袋苹果,声称警方在江雅丽去世的集装箱处,找到不少腐烂苹果,试图以此击破梁辉的心理防线。正如凌然所料,梁辉见状情绪不稳,于是交代了他与江雅丽的结识过程,因为那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,因为江雅丽的出现,瞬间变得温暖明亮。

 

为了能够见到江雅丽,梁辉经常会点外卖,一来二去,彼此之间逐渐熟络,但也仅限于礼貌性的问候。直到那天江雅丽在送餐时晕倒,梁辉贴心守在床边照顾,两人才有更进一步的接触,最终成为恋人。

 

梁辉很珍惜和江雅丽在一起的时光,可惜当得知她怀有身孕,整个人差点崩溃。在此之前,梁辉已认定自己无法生育,更加愤怒江雅丽的背叛,所以自从搬出集装箱,便再也没有回去过。

 

纵然如此,梁辉始终挂牵着江雅丽,干脆铤而走险挪用公款,甚至在入狱前订购用品寄给周薇,委托她转交给江雅丽,却没想到短短半年时间,竟然早已物是人非,倘若当初没有选择离开,或许会有不同结果。尽管凌然很心疼江雅丽的遭遇,但也不想批判梁辉,毕竟只要他不是杀害江雅丽的凶手,足以说明江雅丽没有完全错付。

 

回到警局之后,凌然让秦心怡调取周薇近些年的就医记录,果然发现她被证实无法生育,甚至在今年年初时,连续多次到医院产检。然而询问过产检医生,才得知周薇是帮江雅丽挂号。因为江雅丽的身体状况很差,本来医生提议流产,奈何她不听劝告,坚持要留下胎儿。

【文案试读结束,全文约18100字,点击下方“立即购买”按钮,查看完整文案】

此内容查看价格6.6立即购买
『部分文案试读结束』点击“立即支付”按钮,可单独获取本篇完整文案。推荐成为VIP会员,免费下载本站所有影视解说文案完整版

『如果你已是网站VIP会员,请登录后点击以下链接免费下载完整文案』
此隐藏内容仅限VIP查看升级VIP

免责声明:本站文案仅供用户参考,我们尊重原著者的合法权益。
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,请联系我们处理。
如果遇到无法下载或者链接失效的问题,及时联系客服反馈处理!
0

评论0

老会员回馈活动,原年会员288/年,新春佳节之际仅66/年,升级成为Vip会员,免费下载站内文案,具体细则请留意站内VIP专栏!  
显示验证码
没有账号?注册  忘记密码?